中国兖矿160亿并购力拓资产获批 将成澳洲最大煤炭商
2017-04-24
  160亿元并购力拓资产获批 中国兖矿将成澳洲最大煤炭商

  在煤炭版图上,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的出口国,亚太则是最大的消费市场。眼下,中国兖州煤业董事长李希勇正酝酿以一笔高达近170亿元人民币的巨额并购,将两者的连线重重的加粗。

  这是一笔足以改变煤炭市场格局的并购案。

  兖州煤业控股子公司、兖州煤业澳大利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兖煤澳洲”,ASX:YAL)正计划收购的是,全球矿业巨头力拓公司在澳洲最大的煤炭业务,即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猎人谷的联合煤炭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煤炭公司”)。如果并购能够成功,兖煤澳洲将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独立煤炭运营商。

  一直以来,澳大利亚政府对于中国企业的并购审查较为严苛,兖矿曾有多笔并购遭到撤回并重交申请的对待,其中一笔竟撤回了三次。2017年4月13日,兖煤澳洲宣布已经通过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审查,这一笔举世瞩目并购的局势顿时明朗起来。

  此前,中国虽是全球最大的煤炭进口国,但在煤炭定价上始终没有话语权。国际煤炭定价权一是看贸易量,一是看资源量。当两个筹码都握在手中时,中资煤企在亚太市场煤价谈判桌上的话语权势必大大提升。

  并购“世界级资产”

  2017年4月13日,兖煤澳洲正式宣布已经通过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的审查,获准收购力拓公司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猎人谷的煤矿、铁路和港口资产。

  此前,兖州煤业董事兼总经理吴向前还担忧道,收购交易在中国国内审批进展相对顺利,在国外的审批尽管有点问题但仍在往前推进。

  事实上,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并购一直受到政府审批的困扰。兖州煤业就有多笔并购遭到FIRB的撤回、要求重新提交申请,其中并购Fe-lix的交易竟然撤了三回。中石化、宝钢等中国企业的并购频频受阻,由国家电网公司和长江实业基础设施试图收购Ausgrid的一半资产因国家安全问题被阻止……这一度引发“澳大利亚歧视中国投资”的猜测——澳大利亚既需要大量中国投资提振经济,又担心中国国企大举并购不利于日后的经济发展。

  所幸,此次澳大利亚政府希望加大煤炭的出口,重振本国经济,给予了放行。在批复中,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表示,兖州煤业遵守现有管治条件的情况下,澳政府不会反对这笔交易。

  力拓集团总部人士向经济观察报介绍道,“目前,这笔并购中国监管机构的审批程序尚在继续。另外,还需要获得力拓多数独立股东的许可。该交易有望在2017年下半年完成。”

  在兖煤澳洲多次并购中,收购力拓煤炭资产显得尤为特殊。在董事会主席李希勇看来,是公司获得“世界级资产”的机会。

  根据兖煤澳洲与力拓签署的并购协议,全球四大矿业巨头之一的力拓将把子公司联合煤炭公司100%的股权出售给前者。联合煤炭公司是澳大利亚领先的优质动力煤和半软焦煤生产商,并购标的主要包括联合煤炭公司在猎人谷地区拥有两个露天矿区、铁路和港口资产。

  这是力拓在澳大利亚最大的煤炭资产。

  从煤炭资源储量上分析,兖煤澳洲储量为2.74亿吨,而联合煤炭公司的资源储量为5.56亿吨,是兖煤澳洲的2.03倍;从煤矿产量上看,3个煤矿去年生产可销售煤炭共2590万吨,较兖煤澳洲去年产煤量高出约6成。

  相比而言,兖煤澳洲不仅在储量、产量上不如联合煤炭公司,经营业绩上与之也有很大的差距。

  细数兖煤澳洲的业绩,从2013至今公司连年亏损,共亏损89.96亿元人民币。如何扭亏为盈成为董事会主席李希勇棘手的难题。而联合煤炭公司盈利能力和现金流状况较为稳定,即使在2015年煤炭行业处于低谷,澳大利亚绝大多数煤矿均出现亏损时,联合煤炭公司仍能实现盈利。从2014年至今,该公司税前利润分别为1.8亿澳元、2.19亿澳元和4.41亿澳元。

  难怪兖煤澳洲董事会主席李希勇一再提及,“通过收购联合煤炭公司,我们利用优质资产的正现金流,优化兖州煤业澳洲资产包,提供优质煤炭产品,与全球关键市场终端用户构建长期合作关系。”

  巨资押注

  可是,联想到兖煤澳洲连续多年的亏损,又要一举吞下力拓在澳洲最大的煤炭资产,兖煤澳洲须要短时间内拿出一笔巨额资金,董事会主席李希勇须要鼓足勇气进行一场豪赌。

  根据兖煤澳洲与力拓达成的交易,最终收购价格将取决于中方选择支付的方式而定。一种选择是到期一次性现金支付23.5亿美元(约合162亿人民币);另一种是最初支付19.5亿美元,其余五年分期付款5亿美元,即总价为24.5亿美元(约合169亿人民币)。并购价格之高,在尚处恢复期的全球煤炭市场绝无仅有。

  事实上,全球矿业巨头力拓出售联合煤炭公司正是因低迷的市场一波三折。

  早在2012年,力拓首次出现了高达29.9亿美元的亏损。为了扭亏,为了削减260亿美元的负债,为了保住A级信用评级,以铁矿石为主业的力拓于2013年就开始把旗下联合煤炭公司挂牌出售。据媒体报道,中国神华集团、印度AdityaBirla(比拉集团)都曾一度考虑购买。可当时煤价跌跌不休,谁能保证买到手的煤矿能够在深不可测的熊市下盈利呢?

  2015年,刚刚转盈的力拓再次陷入亏损,经营层肩上的压力徒增。为了扭转颓势,力拓再次把旗下煤炭资产相继出售。而兖州煤业董事会秘书靳庆彬对经济观察报透露道,与力拓就联合煤炭公司最初的接触正是开始于2015年。

  这时,澳洲媒体报道,力拓在澳大利亚最大煤炭公司也吸引了被称为“大宗商品领域的高盛”的嘉能可的角逐。嘉能可并不掩饰其对力拓旗下煤炭资产的兴趣,这些资产所在的位置靠近嘉能可在猎人谷的矿区。嘉能可首席执行官伊凡·格拉森伯格此前曾试图促成双方合并在该地区的业务,但最终遭到力拓拒绝。

  对于为何选择了兖煤澳洲,力拓集团英国总部人士解释道,“这是一个竞争的过程,也引起了多方的兴趣。最后和力拓签约的是提出了最具吸引力整体方案的一方,包括价值、各项条款、以及他们对该资产未来运营和业务的承诺。”“2016年下半年,全球煤价大幅上涨,力拓方面曾一度表达出提价的意愿,但经过谈判交易价格仍然维持最初商定的水平。”兖州煤业董事会秘书靳庆彬对经济观察报透露道。

  毕竟,兖煤澳洲的出价已然不低。根据澳大利亚麦格理银行的数据,兖煤澳洲须为收购支付14%至22%的溢价。力拓方面也表示,“我们不便透露商务细节,但是兖煤的报价方案对实现股东价值是非常好的表现。”

  另一方面,力拓为了扭转亏损的尴尬,也急于出手非主营的煤炭资产。早一天脱手,就能早一天使报表变得靓丽起来。

  根据力拓集团向经济观察报提供的数据,“在过去的三年中,力拓通过剥离多个动力煤资产将获得45亿美元的资金。”甚至2016年力拓以1澳元的价格出售了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布莱尔阿瑟尔煤矿,煤矿对于力拓如“烫手山芋”,竟不值一杯咖啡的价格。

  难怪力拓首席执行官夏杰思(J-SJacques)在此次签署并购协议后说道:“该交易为我们的股东实现了显著的价值,符合集团重塑资产结构、有效利用资本的战略。世界一流的资产、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对现金流的高度重视,将确保我们为股东创造卓越的收益。”

  可是,20多亿美元的对价,无论是哪种付款方式,兖煤澳洲都要担负着筹集巨额资金的压力。根据兖州煤业的公告,为支持兖煤澳洲此次并购,母公司兖州煤业将提供约10亿美元。若按照后一种分期付款的方式,5亿美元可在5年内付清。这意味着仍有9亿美元急需筹集。

  “与过去借贷并购不同的是,此次兖州煤业计划通过资本市场、进行权益融资,可大大降低融资成本。”兖州煤业董事会秘书靳庆彬透露道,兖煤澳洲实施配股后,若将兖州煤业持有的18亿美元可转债顺势转为普通股,兖煤澳洲资产负债率可降至50%以下,就能恢复其在资本市场的独立融资能力。同时,优质资产的注入将使兖煤澳洲从根本上解决持续亏损难题。

  事实上,兖煤澳洲就曾有过一次权益融资的成功尝试。2016年兖矿“凤凰项目”实现融资9.5亿美元,为其后续动力补充明显,而凤凰项目的核心运作目标正是兖煤澳洲。“凤凰项目”是兖煤澳洲公司将其旗下3个亏损比较严重的煤矿资产打包装到一个全资壳公司(SPV)里面。在其所有权不发生任何变化的前提下,创造性地通过让渡其经营权实施资产证券化,成功实现融资9.5亿美元。

  金联创高级分析师弭澎琦认为,兖矿在“凤凰项目”上的创举使并非优质的不动产置换成流动性资产,这也为其天价并购力拓煤矿资产化解资金难题提供了一个模板。

  经过近两年的国企改革,整个兖矿已连续两年实现盈利。与此同时,兖矿接连投资了中泰证券、齐鲁银行、浙商银行。李希勇曾透露,集团金融资产已达150亿元,并初步形成了产融财团的基本框架。这些都为企业海外并购的融资输血提供了可能。

  再造一个兖矿

  这是兖矿集团在澳大利亚的第六笔并购。隐藏在这背后的一个残酷而无奈的现实是,兖矿在中国大本营的煤炭资源日趋枯竭。

  今年山东两会上,作为人大代表的李希勇诉说着这样一个迫在眉睫的危机:当前,山东省煤炭剩余经济可采储量不到40亿吨,未来5-10年内超过60%的省内矿井将资源枯竭、关闭停产。

  兖矿在国内其他省份拿矿又屡屡受挫。兖矿一位内部人士坦言,与神华集团是央企、可动用更多政府资源在国内买矿不同,兖矿集团属于山东省级国有企业,到外省拿矿常常会遭遇当地政府的抵制,外省政府更倾向于将宝贵的资源交由当地企业。

  与此同时,在中国去产能的大趋势下,兖矿已有的部分国内矿井也不得不相继关闭矿井,如去年兖矿就关停了年产100万吨的北宿煤矿。而2016年中国原煤产量只有33.64亿吨,同比降9.4%。

  曾几何时,作为中国最早建成的大型煤炭基地,兖矿集团占据中国煤炭业龙头老大地位十多年之久,1998年最辉煌时企业利润占全行业利润58%。受种种限制,兖矿集团却被神华等国内多家煤企超越。

  本部资源的枯竭、异地买矿的阻力以及全国去产能的大势所趋,倒逼着兖矿集团不得不远赴海外接连步子。

  2004年12月,兖矿集团来到了全球煤炭最大的出口国——澳大利亚,先是出资3200万澳元并购澳思达煤矿,搭建起海外业务的新平台;5年后,又出资33亿澳元并购了菲利克斯公司,成为中国最大的海外煤炭企业;2011年,再下两城,接连并购了新泰克煤矿、普力马煤矿;2012年6月,兖州煤业以“现金+股权置换”资本运作方式,实现兖煤澳洲公司与格罗斯特煤炭公司合并上市,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煤炭上市公司……

  “如果并购力拓煤炭资产完成,兖煤澳洲将成为澳洲最大的煤炭生产商,在澳洲的煤炭储量、产量大幅度提升,几乎可与中国本土相当。”兖州煤业董事会秘书靳庆彬指出,在十多年间,兖矿在全球煤炭最大的出口国通过一系列的海外并购再造了一个新的兖矿。

  2016年8月,兖矿集团董事长李希勇访问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秘鲁三国,密集拜会当地政府机构,考察投资环境。他明确要求把拉美市场建设成兖矿海外发展的战略新区。

  争夺定价权

  煤炭是典型的规模经济。随着在澳大利亚并购越来越多,作为当地最大的煤炭商,兖矿澳洲所能发挥的资源协同效应也将进一步放大。

  兖州煤业董事会秘书靳庆彬认为,从煤炭品种上看,联合煤炭公司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顶级动力煤和半软焦煤(用于冶金)生产商之一,而兖矿澳洲则以动力煤为主(用于火力发电)。从品质上看,双方可通过配煤方式进一步提高煤炭品质,增强创效能力。

  在企业运营上,发挥两方管理、人员以及采购的协同效应,通过推行集中采购,节约运营成本。同时,双方各自投资了港口、铁路资产,并购融合将使得兖煤澳洲未来能够提升运力资源配置的灵活性,通过合理安排运输流向、配额,减轻照付不议的负担。

  不过,让李希勇最为看重的是,此次并购后兖煤澳洲将成为全球煤炭最大出口国——澳大利亚的最大煤炭运营商。由此,“兖煤澳洲将成为对日本、韩国出口的重要澳洲煤炭公司,有望参与甚至主导日澳动力煤谈判,提升中资煤炭企业在亚太地区海运煤市场的话语权和定价权。”

  在亚太地区,一年一度的大宗商品价格谈判,最为出名的就是煤炭和铁矿石。多年来,煤炭价格形成了年度定价的惯例。可是,亚太地区煤炭长协谈判主要由日本的大用户企业参与,和最大的货源方——澳大利亚的相关企业进行。中国虽然贸易量、用量最大,却只能根据日澳谈判的结果参照执行。“煤炭与铁矿石一样,国际定价权一是看贸易量,一是看资源量。虽然中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煤炭交易市场,但资源掌握在别人手中,加之没有抱团参与意识,中国企业在国际煤炭交易中一直缺乏话语权和定价权。”金联创高级分析师弭澎琦如是说道。

  从2008年开始,中国从煤炭净出口国变为净进口国,并在2011年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煤炭进口国,2013年达到峰值进口量高达3.2708亿吨。缺乏定价权也让中国企业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

  目前,世界贸易煤炭当中有三分之二进入亚洲,其中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占到全球进口量的一半以上。这其中,澳大利亚是中日韩最大的动力煤供应国,2015年澳洲煤供应量约占日本动力煤进口总量的70%以上。尽管力拓总部人士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不愿透露具体数字,但却表示,“日本和韩国是力拓联合煤炭公司的主要市场之一。”

  弭澎琦认为,当资源量与贸易量都握在中国企业手中时,此中分量就足以影响亚太地区煤炭价格的谈判格局,在与日本争夺定价话语权的竞争中起到重要作用。

返回列表】【上一个 】 【下一个

COPRYIGHT©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HOILAND TECHNOLO
加拿大探索资源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创蓝网络  浙ICP备:0928344  电话:(86) 1326276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