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信贷进入房地产行业催生资产泡沫
2016-09-07
 

产业经济仍未走出“L型”的底部,企业投资疲软。目前,产业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仍是产能过剩。

在7日的中国产业经济报告2016年二季度及未来展望发布会上,长江商学院金融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甘洁教授发表了上述看法。她表示,今年二季度GDP数据好于预期,但是根据对工业企业的调查,产业经济依然不景气。

报告显示,二季度约六成企业产品在国内市场供大于求,反映国内需求不足的扩散指数维持在历史最高点。产能过剩的行业前三包括有色金属、石油加工和黑色金属冶炼。由于企业减少投资和“以销定产”的经营模式,需求不足一直没有带来明显的库存问题,成品库存保持稳定。

报告提到,今年以来政府一方面通过以货币和投资为主的经济刺激政策,防止经济硬着陆。另一方面,推进供给侧改革,以改善经济结构,打破产能过剩的局面。甘洁分析称,经济刺激在局部起到一些成效,如资本品生产量明显止跌企稳。但是,这些政策的副作用也相当明显。

报告显示,在产能过剩这一背景下,融资不是产业发展的瓶颈。甘洁称,这一结论与央行《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一致。今年在进一步宽松的信贷政策下,上半年新增贷款也仅为0.1万亿,同比少增长55%,在上半年各行业新增总信贷中占比只有1.3%。

她认为,这一方面由于产业不景气,央行基于银行家问卷调查的制造业贷款需求指数在本季度再次下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另一方面,今年以来大量信贷进入了房地产行业。因此大量信贷并未进入实体经济,引发资产价格迅速上涨。甚至有可能对实体经济产生挤出效应,并催生资产泡沫。此外,货币的超发必将形成通胀压力。

至于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主的固定资产投资,甘洁认为,虽然力度很大,但完全以政府为主导,民间投资不但未被带动,而且呈萎缩趋势,说明对整体经济的拉动作用有限,有效需求并未得到足够提升,经济仍未走出低谷。

她说,宽松的货币政策本身不能振兴产业经济,而且只应是个短期政策。跟过去多次报告中指出的一样,在产能严重过剩这一制约条件下,货币、财政政策的刺激作用本来就有限。加之经济预期走弱,财政、货币政策难以发挥乘数效应,副作用更为明显,今后应谨慎用之。

此外,她还提到,目前,供给侧改革虽然取得了进展,但由于当前产能过剩是过去多年盲目过度投资累积的结果,去产能需要相当长的过程。不过,从根本来看,长期需要产业升级,发展新兴产业。

返回列表】【上一个 】 【下一个

COPRYIGHT©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HOILAND TECHNOLO
加拿大探索资源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创蓝网络  浙ICP备:0928344  电话:(86) 13262761820